《繁胜录》之梦:小食之城





《繁胜录》之梦:小食之城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Colin Tsoi

食品精緻之后,「进食」吞入的其实是概念、是想像、是「进食」本身自我迴圈餵养出来的样貌。

《繁胜录》的〈小食之城〉中罗列许多让人唾沫直流的港式小吃——猪皮、鱼蛋、咖哩鱿鱼、牛丸、墨鱼丸、烧鱿鱼……鸡尾包、菠萝包、菠萝油、车轮包、奶油包……珍珍薯片、虾片、芝士波、维他乃、唧唧冰——无论读者吃过没吃过,都一定让这些食物的滋味或真或假地在脑中跑了一遍。然而如果吃过,跑过的是如何拟真也难成的回忆;如果没吃过,跑过的便全是港式风情在你脑中留下的美梦与期望。

随着时代进步,化学合成各种口味的能力愈来愈强,我的身体也愈来愈抗拒。年纪小的时候还不明显,但高中之后,或许是身体愈来愈懂得保护自己,只要摄取了味精过多或糖分过高的食品,立刻口渴,立刻心跳加速,严重时甚至辗转难眠。那躁动程度几乎是生病,简直像与食物建立了不正常的暗恋关係。

怎幺样不正常的暗恋关係呢?〈小食之城〉说,「V城居民食用味道,正如他们消费符号,阅读无内涵的声色,满足无意义的欲望……但他们注定永不饱足,因为他们的舌头舔尝的只是名字,他们的肠胃消化的只是光影……」

我不是不明白,但有些时候,我就是需要这些名字、需要这些光影。

奶精的主成分是玉米澱粉、草莓霜淇淋的草莓是香精、红色食用色素来自碾碎的胭脂虫、号称凤梨做的酥饼内馅其实是冬瓜、各式饮料的口味全由化学调配……其实只要仔细想想,苹果口味的香料和苹果本身从来不同,香精与合成物建立的从来就是另一个对照真实食物的体系。我们有意无意地欺骗自己,为的难道是不想放弃这个拟仿的、将所有感官味觉进一步升级的、更缤纷的世界?

跳开来说。有人曾跟我说,生活是虚幻,爱让它变得真实,这句话被我放在心中嘲笑了至少一万次。我将对方视为无药可救的浪漫主义者,暗暗祝福他未来早日超生。然而后来明白,那只是太普通的绝望,如同普遍超时工作的现代,下班回家的路上,与其进食一碗台湾生产的地瓜与米所煮成的稀饭,还不如进食一杯花俏的色素冰沙加人工奶油。我们逼迫自己上瘾,逼迫自己去爱。如果不这幺逼迫,眼前的生活,谁感觉自己存在?

所以我们拥有的不仅仅是小食之城,还是想像之城,我们进食各种伪物如同阅读各种细緻生活与快乐的可能,并在脑内一次次虚幻完成。故事中有一位原本叫菊花茶的少女,刚刚改名为鸡蛋仔,并试图想像作为一个鸡蛋仔的生活,正如同我们进食花俏色素冰沙加人工奶油时想像自己正在过一种花俏浓厚且滑顺甜美的生活。所以,那曾经被我嘲笑一万次的人并没有说错,他只是早已体认到了各种现状艰难。

只是,生活如完全是虚幻,没有施力点,无论什幺让它看似真实,其实都只是虚幻的摹本。一位名叫鸡蛋仔的少女终究只能想像身为鸡蛋仔的人生,即便换了多少种食物,如果不能真正让眼光穿刺现实,去感受痛苦,去反抗,去让自己可能的落败,总总之之,伪物累积毒素,终究无人足以负荷。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