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Torrent发明者的崎岖之路证明一件事:伟大的技术不





BitTorrent发明者的崎岖之路证明一件事:伟大的技术不

原文 为《The Inside Story of BitTorrent’s Bizarre Collapse》,经合作媒体 雷锋网编译

去年四月,Bob Delamar 和 Jeremy Johnson 成为了 BitTorrent 的共同 CEO。Delamar 和 Johnson 是一对表兄弟,Delamar 四十多岁,留着小鬍子,是一位崇拜日本的加拿大人;Johnson 来自圣地亚哥,是一位网路工程师。他们联合其他两人,组成了一支四人团队,掌握了公司的控股权,计划将 BitTorrent 变成「下一个 Netflix」。

一直以来,BitTorrent 都在为成为下一个 Netflix 的目标努力着。2003 年,软体工程师 Bram Cohen 发明了 BitTorrent 协议,其採用高效的软体分发系统和 P2P 技术共享大体积文件,并使每个用户像网路重新分配结点那样提供上传服务。其特点是下载的人越多,下载速度越快,因为每个下载者都将已下载的数据提供给了其他下载者下载。这样一来,上传速度越快,下载速度也越快。在很短时间内,BitTorrent 协议便成为了一种新的变革技术。2004 年,在此基础上,Bram Cohen 和 Ashwin Navin 创立了 BitTorrent 公司。他们相信,BitTorrent 协议相当伟大,它也将创造相当伟大的业务。

但是,从一开始,BitTorrent 就存在着一个重大的问题:盗版问题及其猖狂。因为协议是开源的,BitTorrent 公司无法阻止肆虐的盗版现象。12 年来,BitTorrent 的投资者、总裁和创立者一直在与盗版问题抗争着。他们尝试了多种策略,努力让人们相信:虽然不法分子利用 BitTorrent 协议从事不法活动,但是 BitTorrent 只是一个工具,一个真正伟大的工具,你能用它来做真正伟大的事情!

其实,他们说的非常正确。公司网站显示:每个月,世界上有 1.7 亿人使用 BitTorrent 协议;每天,BitTorrent 协议推动着 40% 的网路流量。Facebook 和 Twitter 用它来给伺服器分配更新任务,佛州大学用它来给研究机构分配大型科学数据,暴雪用它来让玩家下载《魔兽世界》

然而,儘管此项技术如此强大,但要把它变成任何一种商业模式,结果都扑朔迷离。到去年春天为止,BitTorrent 已经试图两次成为媒体公司,但均以失败告终。2007 年,BitTorrent Entertainment Network问世,其创立电影音乐商店,但一直未盈利,于一年后关闭。2013 年,BitTorrent Bundle 问世,其是 iTunes 和 Amazon 的竞争对手,艺术家能在该平台上直接向粉丝发布作品。2014 年,公司甚至宣布计划发布自己的原创作品:一部名为《机器之子》的科幻剧。但第二年年初,BitTorrent 放弃了这项策略。

有些新创公司生来就很幸运,它们像 Facebook 一样,拥有天时地利人和的时运,一路顺风顺水。而大多数新创公司并不是上帝的宠儿:它们以一种理念或是一支团队为基石进行集资,几年甚至十几年如一日地缓慢前进,一路努力寻找优秀的理念、客户、伙伴,想方设法调整、提升。它们的投资者开始及其耐心,后来非常疲惫,再后来乾脆退出。它们的执行官换来换去,创办人纷纷离开,少数继续苦苦坚持。它们便是「僵尸公司」。

BitTorrent 就是「僵尸公司」中的一员。十几年来,它一直努力着,想尽办法以技术为工具赚钱,力图将技术转变成业务。去年,Delamar 和 Johnson 还在计划着将技术一劳永逸地变成财富,但现实很残酷:他们花费数百万美元,却让公司几近倒闭。

作为曼哈顿上东区的孩子,Bram Cohen 聪明、内向、生性奇怪,他以平平的成绩毕业于史蒂文森高中,进入布法罗大学,两年后便辍学。 Cohen 在接受《财富》杂誌的採访时这样说:

Cohen 患有亚斯伯格综合症,但他在公开场合从不隐瞒此病。在最初的集资会议上,他就向投资者坦承有这种病状。一位投资人在 Bloomberg BusinessWeek 上透露:「坦白自己患有亚斯伯格综合症可能是他与陌生人交流时的热门话题之一」。虽然他不羞于袒露此病,但因为患病,他不喜欢与人握手,不喜欢穿鞋子,也纳于言论。

25 岁左右,在结束了网路公司的工作之后,Cohen 开始日复一日地写代码。他要解决一个从互联网诞生以来就困扰着每个工程师的问题:怎样传输大体积文件。九个月后,问题终于迎刃而解,开源协议 BitTorrent 诞生了。

2004 年,Cohen 和他的弟弟 Ross Cohen,以及前任高盛投资公司和 Yahoo 的员工 Ashwin Navin 一起,开始围绕着协议创建业务。他们从多尔资本管理公司那集资了 875 万美元,计划打造一个诸如 eBay 的市场平台,开发者可以在平台上销售超频宽内容。他们通过广告或者向开发者收费来获利。2006 年, 风投公司 Accel 领投了第二轮集资。

自公司创立开始,公司人事便出了问题。一开始,负责工程师部门的 Ross Cohen 便离开。2007 年,Cohen 辞掉了 CEO 职位,担任技术长,CEO 由一位新来员工顶替。2008 年,CTO Eric Klinker 成为 CEO。Klinker 非常优秀,他身怀犀利的技术,也拥有杰出的管理能力,赢得了 Cohen 的尊重。

最初的商业理念并没有起飞,公司一直在探索其他的成功模式。2008 年,第三轮集资之后,公司承认并没有「取得重要的进展」,并同意进行资本重组。公司将 1700 万美元归还给投资人,只集资 700 万。

后来,Navin 离开,但公司还在继续挣扎着。不过,公司的许多执行者和决策者都疲惫不堪。对于公司该何去何从,他们仍然没有达成一致。一些人认为公司应该加强发展技术业务,打造人们喜爱的产品。他们开发了一个叫做 Sync 的产品,是 Dropbox 的分散化版本。另一些人则希望公司转变成娱乐公司,让创作者在公司平台上发送内容。因为长期的意见分歧,公司陷入了僵局。2015 年年初,BitTorrent 裁掉了 150 员工,佔据总员工的三分之一。

BitTorrent发明者的崎岖之路证明一件事:伟大的技术不

裁员之后,Accel 的投资人 Ping Li 决定退出。从 2006 年开始,他一直都在支持 BitTorrent。那时,他对公司的计划感到非常激动,相信公司的潜力,一举投下 2000 万美元。但过了将近十年,他开始看不到这个曾经无比看好的公司的出路。Li 表示:

不过,这时另一个投资团队 DJS Acquisition 主动加入了。他们熟悉 BitTorrent,因为团队成员 Jeremy Johnson 与 Klinker 十分要好。1990 年代末,他们两人就开始在网路服务供应商 [email protected] 工作,之后,两人又一起在一家 Accel 支持的新创公司工作。2015 年秋天,DJS Acquisition 得到了 Accel 在 BitTorrent 的投资。

按常理来说,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交易。Johnson 和他的表弟 Robert Delamar 联合其他两人,创立了 DJS Acquisitions 投资公司。他们没有资金提供,但他们愿意支出 1000 万美元的期票来换取 Accel 和 DAG 在 BitTorrent 的投资。

这场投资很不常见,那为什幺它对于 Accel 和 BitTorrent 来说意义非凡呢?一方面,DJS 团队计划将 BitTorrent 转变为娱乐公司。虽然计划尚未实现,但 DJS 可以为 BitTorrent 加入了新的血液和热情。另一方面,Accel 也许没有更好的选择。内部人士表示:Cohen 尝试以私人的名义购买公司的部分股份,Accel 的 Li 也表示没有更加合理的选择。

不过无论如何,这场交易让 DJS 顺利掌管了公司的部分权力。在此之前,该团队从未投资过任何公司。据四位掌握公司一手资料的人士透露:目前 BitTorrent 公司共有五个董事会席位,DJS 继承了其中两个;它还拥有公司超过 50% 的优先股。换句话说,DJS 控制了 BitTorrent 公司。

在 DJS 团队的四位成员中,Johnson 和 Raj Vaswani 是 Silver Spring Networks 的共同创办人,另外两位成员是温哥华新创公司 Pacific Future Energy 员工。团队的目标是在不列颠哥伦比亚建立炼油厂。专业律师 Delamar 是此计画的高级顾问,Samer Salameh 则是执行主席。

在 DJS 加入 BitTorrent 的几个月后,Klinker 辞掉了 CEO 职位,董事会聘请 Delamar 和 Johnson 担任共同 CEO。六月,BitTorrent 放弃了媒体和企业业务,让其产品 Sync 变成了一家叫做 Resilio 的独立公司。该公司由 Klinker 经营,主要业务是向公司出售免费增值软体。

与此同时,Johnson 和 Delamar 很快意识到了 BitTorrent 成为媒体公司的机会。Delamar 计划在加州建立办公室,并开始在加州和温哥华两地奔波,Johnson 也在家乡圣地亚哥建立了一个工程办公室。

此外,他们开始招贤纳士,在一月到六月之间,公司总人数增长了 26%,新员工大部分在市场和销售部门。他们也聘用部分 DJS 老员工成为高级执行官,其中几个也在 Pacific Future Energy 任职。PFE 现任 CEO 和执行总裁 Salameh 目前在 BitTorrent 担任顾问,并收到了 15.4 万美元的咨询费。Delamar 目前仍在 PFE 担任高级顾问,他聘用了 PFE 的投资长 Jeremy Friesen,担任企业发展部门的执行副总裁。现在,Friesen 同时在两家公司工作。

两人迅速行动, 努力将公司打入好莱坞市场。BitTorrent 发挥其作用,让艺术家能够控製作品的发布状态,让其作品分享给更多观众,它在电影和音乐的传播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他们聘用了 Missy Laney,其管理着 Sundance Institute 的 Artist ServiCES 计画,此计画旨在吸引电影创作者。他们建立了新的平台 BitTorrent Now,让艺术家能够直接将作品发布给粉丝。他们雇用了一位 CNN 主播的儿子,以此来开创一个新的线上新闻网站。他们打造了 Discovery Fund,用 10 万美元资助 25 位优秀艺术家。他们甚至还花 5 万美元将公司 logo 印在卡车上,为公司做广告。

BitTorrent发明者的崎岖之路证明一件事:伟大的技术不

即使 BitTorrent 的广告盈利正在明显下滑,Delamar 也在花费极大精力说服好莱坞创作者 BitTorrent,让他相信 BitTorrent 能够吸引大量观众,并能为创作者盈利。八月,在一封写给《X 战警》的创作者 Tom DeSanto 的邮件中,Delamar 表示:如果 DeSanto 的下一个作品通过 BitTorrent 发布,他将能够盈利 10 亿美元。

而在夏末时,事实证明该策略并不奏效。虽然公司的收入正在下滑,但两人还是使用了超过三分之一的现有资金。董事会的金融文件显示:几年来,BitTorrent 的储备现金较为稳定,为 3300 万美元上下。但从去年开始,储备资金开始下滑。去年上半年,公司总共花费了 1010 万美元;去年七月,储备资金为 1490 万美元,到去年年底,只剩 800 多万美元。

而儘管公司风雨动蕩,Cohen 却少有动摇触。在过去的几年中,他的主要精力都倾注在了 BitTorrent Live 直播平台之上。其是一款跨平台的串流直播平台,因为它是基于 P2P 技术开发,所以视频质量按照观看人数的变化而变化,即观众愈多,画质和流畅度越高。今年夏天,公司发布了 BitTorrent Live 的测试版 app。

2016 年 10 月,DJS 承诺的期票到期了。而事实证明,DJS 无法支付,期票只是一个空头支票。据传闻,DCM 的 David Chao 支付了这笔钱,开始掌控 BitTorrent 股份,并要求佔据公司的三个董事会席位。因此,BitTorrent 解雇了新上任的 CEO 们。

现在,公司的首席财政官 Dipak Joshi 担任临时 CEO。Delamar 和 Johnson 离开,公司的加州工作室和圣地亚哥办公室关闭,很多员工被裁。曾在去年八月许诺资助艺术家的 Discovery Fund 也夭折,其给所有申请者发邮件,告知该计画取消。

对于 BitTorrent 公司来说,前路仍然一片迷茫。《机器之子》创作者 Marco Weber 表示已经完成了剧集的创作,最近在考虑将之出售给传统媒体平台。粉丝也许终有一日能够观赏到这部科幻剧,但极大可能,播放此剧的平台并不是 BitTorrent。

对于公司为何会失败,几乎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的说法:内讧、财政挥霍、决策失误 但每一个人都同意一件事:Cohen 打造的技术相当优秀。

也许,BitTorrent 公司的经历给予的教训便是:有时,技术并不是产品,不是可以赚钱的工具,它只是非常杰出、非常优秀的技术。就像 Vint Cerf 投资了 TCP/IP 协议,但并不能因此赚到钱。

此外,要想成功,新创公司必须拥有关于产品和服务的伟大理念,也须拥有关于商业模式的伟大理念。两种理念,缺一不可。

但即使 BitTorren 公司的发展之路崎岖不平,和硅谷的其他「僵尸公司」一样,它还未死。就在不久前,Cohen 的 BitTorrent Live 已经登陆 app store 了。

BitTorrent发明者的崎岖之路证明一件事:伟大的技术不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