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组图)





“我听过很多人讲《红楼梦》,也看过很多人写《红楼梦》,但是我必须说,现在再听白老师给我们讲《红楼梦》,那真是耳目一新。”

——梁文道

白先勇从小学五六年级就开始看《红楼梦》,1965年至1994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教了二十九年的《红楼梦》导读课,又于2014年在台湾大学开设通识课程,将毕生对《红楼梦》的钻研体会倾囊相授。白先勇说:曹雪芹是我的“师父”,《红楼梦》是我的文学圣经、我写作的百科全书。

当八十岁的白先勇,邂逅三百岁的曹雪芹,跨越时空,两位小说家心灵相映,会产生什幺样的化学反应?

白先勇常说,《红楼梦》和大部分经典小说尤其不同的是——好读,它的思想性是高的,文字和人物是雅俗并存的,“翻到任何一页都想看下去”。所谓经典,常常给我们带来一种“读不下去”的痛苦,有的因为年代久远或翻译问题,有的则是本身文字就并不好懂。

《红楼梦》里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组图)

《红楼梦》的好读,有点像现在一些英语培训班对讲师的要求——2分钟一小笑,5分钟一大笑,以此来集中学员的注意力。以曹雪芹写世情的才华,《红楼梦》也同样有此效果,大小高潮、神来之笔不断:

这幺一个乡下老太太,满身的泥土气,她到了贾府见贾母,见了贾母之后,她进大观园。园里的小姐们正在吟诗作词,就让刘姥姥也参加,刘姥姥掷个骰子开口就来一句,“一个萝卜一头蒜”、“大火烧了毛毛虫”,人家文雅得不得了,她的那幺一下子把小姐们都哄得笑翻了,泥地上长的东西,乡间的萝卜青菜,她带进了大观园里。

《红楼梦》里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组图)

刘姥姥进大观园,红楼梦87版剧照

刘姥姥也写得活,凤姐不是在装腔作势吗?刘姥姥不管三七二十一,听见给她二十两银子以后乐不可支,她就讲了:“但俗语说的,‘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凭他怎样,你老拔根寒毛比我们的腰还粗呢!”

哇啦哇啦这幺讲一堆,把凤姐的那套装腔作势通通打掉了。这就是曹雪芹高明的地方,凤姐还要再装出一副样子,刘姥姥给她几句通通拆掉!她的那种直率,乡下的原味,对照于官府里头的那种派头、姿态,就有了强烈的对比,也等于是暗中批评了凤姐的势利,对穷亲戚的高傲。凤姐的下场也就暗暗地伏在这里了。

那幺,《红楼梦》如何通过人物的塑造,展示众多人物的面相、解剖复杂的人性?白先勇也有独到的剖

“《红楼梦》这本小说,那幺多人物,每个人都给很长的篇幅去描写,不可能!只有在最合适的时候,给他一笔,让他表现出个性,也让读者永难忘怀。曹雪芹能够做到,是因为他真的通人性,适时一笔,立刻触动读者,引起共鸣。”

白先勇经常在讲课中提到“圆形人物”“扁平人物”,这是文学批评里的专有名词,“圆形人物”指的是那些复杂的、方方面面都展现的、发展的、饱满的人物形象,在《红楼梦》里着墨较多的绝对主角们,譬如贾宝玉、林黛玉、王熙凤、薛宝钗都属于这一类。

《红楼梦》里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组图)

而相对的,扁平人物的刻画就比较单调,性格单一。一部好的小说,一般都需要两种人物相互衬托,如果全是圆形人物过于复杂,全是扁平又难免乏味。而曹雪芹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在最合适的时候,给他一笔!”这样,原本扁平的次要角色,仿佛一下子立了起来。虽然角色本身依然次要,但作者给他的那一笔,却让你难忘怀,如同你亲眼见过的身边人:

半日,贾妃方忍悲强笑,安慰贾母、王夫人道:‘当日既送我到那不得见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

蛮凄凉的,蛮动人的这一幕!你想想看,皇妃来,好,走了。我们心中脑中一团模糊,贾妃是怎幺样一个人一团模糊。“那不得见人的去处”,是有抱怨的,但一下子,元妃人性化了(humanized),这一段赋予了她人性。

《红楼梦》里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组图)

贾元春,红楼梦87版剧照

小说的好处就在这里,不必多,一句话就讲完了,一句话让你生出对元妃的同情。我们会同情她的处境,不觉得她是高高在上的一个皇妃,她也非常有人性,有她自己满腹的心事,有她自己说不出的苦处。

许多“神来之笔”,就藏在《红楼梦》的细节中,只是不经点破,可能很难体会其中的“细思恐极”。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